返回

新全球供应链中的风险

 

 

2017 7 12 - 供应链管理层在密切关注美国新政府可能会给贸易带来的影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 的新议程中列入了美国优先原则,因此供应链管理层格外关注与进口关税和贸易规则相关的问题。


美国政府现在将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NAFTA) 谈判程序,这很可能终结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三国之间长达 20 多年的自由贸易。新政府还威胁称,将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另外特朗普表示,他将签署行政命令,使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面对上述情况,全球制造商和供应链管理层该如何做出应对?许多人认为,在美国、加拿大和其他国家/地区之间采购零部件和技术的成本很可能会大幅上涨,而制成品和零部件有可能滞销。与此同时,由于贸易谈判代表们醉心于争夺地位,并且其他方面会出现壁垒,所以人们担心加美两国之间的贸易可能会放缓,甚至全面停止。

目前,加美两国的双边经济关系在全球规模最大,另外两国还拥有世界上最长的无防御边境线:5,524 英里。庞大的电力、金融、情报和执法网络将两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据商务部介绍,2015 年美国对加拿大的商品和服务出口为后者创造了约 160 万个就业机会。

2016 年,加拿大和美国的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估计在 837 亿美元。其中,服务出口额 542 亿美元;服务进口额 269 亿美元。因此,重新定义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条款可能会对加美两国之间自由流通、有利可图的供应链产生不利影响。

为可能的变革和政策实施做好准备


随着变革席卷世界各地,全球供应链的风险很可能会大幅上升,导致买方转向选择更安全、更可靠的采购方,即便为此牺牲一些成本也在所不惜。

汽车行业已经实施了用于衡量供应商风险的标准模板 - 物料管理运作指南/物流评估 (MMOG/LE)。该模板定义了一整套在整个行业范围内实施的最佳实践,用于促进交付绩效提升。MMOG/LE 是一种评估工具,用于评测和改进制造厂的物料计划和物流效率。

随着全球环境风险变大,像 MMOG/LE 这样的供应商风险管理工具是否会在其他供应链中变得越来越普及?目前,新政府的政策变化尚不明朗,因此汽车供应商可能会面临各种业务关键性问题,包括原材料短缺、因意外事件导致的灾难性财产损失、供应链中断以及 IT 系统停机和发生故障等等。对于一级汽车供应商来说,缺乏对子供应商的透明了解和掌控力,将使目前已经问题重重的局面多添一道风险。现在,当然未来也一样,为了缓解这些问题,智能战略规划势在必行,面对汽车供应流程全球化加剧的情况尤其如此。

如今,世界各地有成千上万的汽车供应商面临着新的需求,他们别无选择,必须直面解决。特别是在加拿大,汽车业主要由国外汽车制造商的装配厂(其中大部分工厂的总部位于美国或日本)以及数百家汽车零部件和系统制造商构成。加拿大是世界第九大汽车生产国,年产汽车 210 万辆,而这些组织以及全球各地的其他组织必须在2018 9 18 日前实施新规范,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与此同时,各种供应链规划 (SCP) 软件工具越来越丰富,旨在帮助供应商适应所有新政策和政府监管不确定性。随着越来越多的供应链管理层在寻求更准确的预测和网络优化,在潜在风险更高的环境中,采用基于云的 ERP 系统和其他基于云的解决方案等工具将有所助益。近几年来,质量管理解决方案备受制造商青睐,它能帮助制造商应对不断变化监管报告要求。如今,这些解决方案仍将继续发挥作用,不过会更偏重于确保供应商达到监管机构和 OEM 厂商制定的标准,而不再聚焦于制造商本身。

高层管理人员必须努力识别公司风险,然后采取与具体风险水平相称的行动。此外,各组织必须根据识别到的风险,对从中吸取的经验教训确定优先级、进行记录、培训、测试、验证、监控和整合,然后面向不同行业(例如:汽车业)、在世界不同地方实施最佳实践。在充满变化的时代,缺乏对风险的规划意味着获得新的商业机会或保持现有业务岌岌可危。没有组织会希望这样。

作者:Luc Janssen  QAD 公司制造与供应链解决方案研发部高级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