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到未来:美国制造业立足当下,把握未来

 

随着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经济进行持续评估,并着手制定了多项政策来解决一系列迫在眉睫的问题,如可持续生产增长、持续创造就业岗位、熟练劳动力短缺和技术日新月异等等,许多经济学家对美国制造业的短期和长期发展前景提出了种种猜测。

美国能否在G7各国中保持自己的竞争力?美国能重新夺回全球制造业的领导地位吗?我们能使就业岗位和生产厂留在(甚至回流到)美国,而不是离岸外包吗?自动化方面的进步成果会加重失业问题吗?贸易顺差会再次出现吗?

这些都是合情合理的问题,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将对许多行业的制造商产生强烈的涓滴效应。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美国制造业衰退的说法在很大程度上有些夸大其辞了。事实上,美国制造业正处于重振时期 - 有些人甚至把这称之为复兴。这场复兴的动力来自自动化、工程和质量管理方面取得的巨大进步,进而推动了国内生产商重回全盛时期。

因此,从目前来看,美国制造业未来几年的前景应该相当乐观……但尽管如此,还是应该特别谨慎。

今天的制造业环境,以及未来几年可能演变成的任何形态,与过去几十年的生产环境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请考虑下面的各项发展情况,这些目前在美国各种规模的制造商中都能看到,在本届总统任期内及未来将会持续演变:

 

多项经济指标表明制造业正在崛起

随着消费支出继续的上升,美国制造业本财年波澜不惊,基本实现温和增长。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最新报告,2016 年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 (GDP) 增长了1.9%,三季度的产出增长了 3.5%。总体来说,去年全年美国经济增长了 1.6%。虽然这些数字算不上强劲,但依然证明美国经济是在增长,而不是衰退。

更令人鼓舞的消息是,占美国所有经济活动三分之二以上的消费支出在四季度增长了 3%。消费支出增长表明人们对耐用消费品和非耐用品的需求上升,制造商看到这些迹象相当于吃了一颗定心丸。

包括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在内的许多组织预计,2017 年美国 GDP 将增长 2% 3%。根据美国供应管理协会 (ISM) 的数据,今年有一些制造业指数也呈现上涨趋势。说来有趣,我听公司许多美国客户以及在美国有很多业务的其他客户都表示,他们预计 2017 年以及未来 10 年美国制造业呈现温和增长趋势。

许多经济学家还把注意力转向了白宫。白宫目前正酝酿制定重大经济政策提案,这可能会加速几个主要经济指标的增长。具体而言,特朗普总统提出的经济刺激计划可能会给美国经济及其制造业注入一剂急需的强心针。该计划内容包括个人和企业大幅减税、增强基础设施投资和放松政府管制等。

和其他所有经济问题一样,我们得耐心等待,看看会落实哪些政策,从而确定这些政策对美国制造商的确切影响。

 

随着离岸外包成本上升,就业岗位有回归美国的趋势

制造业的就业岗位正在慢慢地回归美国,但如今这些就业岗位要求的是受过更高教育、具备更高能力的人才。因此,对高技能劳动力的需求将会增加,企业和政府机构必须想办法弥合这些技能落差。

众所周知,中国和印度一度是主要的离岸外包目的地,但近十年来当地劳动力成本大幅上升,另外把成品运回美国的物流支出增加,导致商品成本 (COGS) 和最终零售价格上涨。因此,现在美国公司在这些国家制造产品的成本已经不再低廉。

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的数据,单从生产率方面来考虑,目前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仅比美国低4.0%。在美国,借助出色的员工和提高车间生产率,就能很好地控制劳动力开支。所以,美国公司把原先离岸外包的工作重新放回国内是十分有道理的。

美国在经过长达25年的制造业就业岗位流失后,终于看到情况开始发生缓慢回转,这一现象被称之为回流。《华盛顿邮报》在最近的一份分析报告中指出,自2011年以来,美国流失的600万个就业岗位中,已经回流了50万个。这是好消息。那么坏消息是什么呢?许多回流的就业岗位与流失前完全不同,而且也不是回流到原来所流失的城市。

另一个复杂的问题是:许多回流的就业岗位需要新的技能,同时自动化使得就业岗位数量减少。我每年参观客户的工厂时,都会看到运用的机器人更多,工人更少。这对制造业就业岗位来说确实是棘手的问题,但这也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美国工程师和科学家在努力开发各项必要技术,力争使美国制造业始终处于全球工业的前沿。

“美国要想创造(和回流)制造业岗位,需要相应的有资格人员来开创、安装、修理和管理用于目前工厂车间及后勤部门的各项广泛技术,包括机器人在内。此外,还需要有受过良好教育、富有经验的工人。但遗憾的是,掌握相关技术专长的人才缺口相当大,无法填补回流的大量岗位。”

                                       ---Pam Lopker, QAD创始人、总裁兼董事长

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技能落差。

我们该怎样做才能缩小这种落差呢?企业必须与大学、政府和非政府组织 (NGO) 进行合作,及时开发各种相关课程,培训出更多熟练劳动力。再进一步,我们必须积极鼓励下一代学习并从事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 (STEM) 职业,让他们做好准备,承担美国生产商迫切需要完成的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技能落差也会影响到其他行业的就业情况,而不仅限于制造业,所以进一步发展和聘用 STEM 人才也能惠及其他行业。例如,我自己的公司 QAD 也面临着类似的挑战,随着公司许多高级研发人员逐渐退休,我们启动了一项快速通道计划,专门挖掘和招聘顶尖大学的 STEM 专业人才。其他行业的公司也采取了类似的举措,有效地提高了自身组织的技术经验和知识水平。

对于投资推动这些举措,有人建议利用政府的进口关税收入(这是明面上用于摆脱美国当前贸易不平衡的一种策略)作为教育和培训新一代熟练工人的资金。另一个解决方案有赖于私营企业发起的倡议,比如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 (Tim Cook) 最近宣布将创立一个10亿美元的基金,用于促进美国制造业就业增长。

我们将拭目以待,看看政治领导人和制造业高管能否有效地合作制定出相关解决方案,提高美国制造业就业机会,增加熟练工人数量。

 

技术使工厂更高效

自动化进步和持续技术革新成果融合在一起,创造出用于生产优质产品的高效率制造设施。

正如前面提到的,如今美国制造商依赖于尖端技术把生产中心改造成世界上最高效、技术最先进的生产场所。这些激动人心的创新成果包括高度专业化的机器人、3D打印、人工智能设备和IT网络、机器对机器 (M2M) 应用程序,以及高级企业资源规划 (ERP) 和其他基于云计算的软件解决方案等等。目前,美国的生产商利用这些进步成果,不断推出更优质的产品,产品缺陷更少,定制选项更多。

这一趋势必定会延续下去。

例如,随着对机器人的不断改进,现在机器人已经可以自动处理更具体的任务,如在汽车装配线上选择螺栓尺寸并拧紧螺栓,甚至还能执行要求使用大量部件执行一系列工序的更复杂工作。通过预测性维护,现在工厂经理能够提前预测未来可能发生的设备故障,并在需要的时候进行修复。此外,ERP软件几乎成为每一个制造操作的核心,能够处理更多数据,具备更多M2M功能,因而公司能够参与实施更智能的供需链规划。

随着这些技术逐渐联网和基于云计算,制造商通过移动设备和网络应用程序,使用近乎无所不在而又简单易访问的连接来获取各种各样的重要数据,从而迅速做出明智的运营决策。

这些进步如今在全美国各地的工厂中处处可见,日臻完善,美国制造业由此变得更精益、资源更丰富,也更富有竞争力。然而,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新的需求在不断涌现,如对更简单、更快的电子数据交换 (EDI) 的需求,以及通过被动 RFID 芯片更密切地跟踪部件使用情况的能力。美国工程师和研究人员们在努力开发各种必要的技术,力争使美国制造业始终处于全球工业的前沿。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技术来使美国制造业保持实力和活力。

虽然美国在如何保持有活力、可持续发展的生产国方面仍面临着很多困难,但美国制造业的未来立足于当下,我们有大把的理由对美国未来几年的发展前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